本文作者:怀化东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

[学术争鸣]杨玉成:许霆案重审认定盗窃金融机构,荒唐的逻辑,荒唐的思维,荒唐的判决

[学术争鸣]杨玉成:许霆案重审认定盗窃金融机构,荒唐的逻辑,荒唐的思维,荒唐的判决摘要:         杨玉成:许霆案重审又定盗窃金融机构,荒唐的逻辑,荒唐的思维,荒唐的判决    我们说,在许霆案中,不存在“盗窃金融机构”问题,许霆不构成“盗窃金融机构”。为什么说...

        杨玉成:许霆案重审又定盗窃金融机构,荒唐的逻辑,荒唐的思维,荒唐的判决

    我们说,在许霆案中,不存在“盗窃金融机构”问题,许霆不构成“盗窃金融机构”。为什么说在许霆案中不存在“盗窃金融机构”问题和许霆不构成“盗窃金融机构”呢?理由如次:

    在许霆案中,要确定许霆构不构成“盗窃金融机构”,首先必须明确什么是“金融机构”,在许霆案中,笔者认为,许霆在自动取款机(ATM)上恶意取款的行为涉嫌构成盗窃罪确定无疑,但把自动取款机(ATM)等同于“金融机构”是万万不可以的,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精神的。

    要认定许霆“盗窃金融机构”,必须搞明白什么是“金融机构”和法律及司法解释对“金融机构”是如何规定和认定的,这一点,笔者认为,在认定何为“盗窃金融机构”问题上,法律不存在空白。

    什么是“金融机构”。我们来分析“金融机构”的确切含义。我们说,“金融机构”,首先必须是“机构”,否则就谈不上是“金融机构”,笔者认为,认定这一点很重要,在许霆案中,如果许霆的对象或进入的空间连“机构”都不是,就不存在“盗窃金融机构”,司法是件严肃的事情,我们必须严格依据法律的规定和根据法律蕴含的要义来判决案件,否则就违背了我国刑法罪刑法定的基本原则。不是“机构”就万万不能成立“金融机构”,这是个显而易见的常识。

    《汉语大辞典》关于“机构”条目的解释为,机构:jīɡòu①机械的内部构造或机械内部的一个单元:传动~ㄧ液压~。②泛指机关、团体或其他工作单位:外交~ㄧ这个~已经撤销了。③机关、团体等的内部组织:~庞大ㄧ调整~。

    这应当是权威的关于什么是“机构”的解释,“金融机构”我们知道“金融机构”符合《汉语大辞典》“机构”条目②③两项,这两项的中心词是“单位”和“组织”,即,我们可以确定无疑地知道,“金融机构”中的“机构”含义只有两项,绝对没有第三个含义,这两个含义就是,一是有一定的资金、人员、设备、设施的经营场所或组织,二是组织的人事构成。结合许霆案件,“金融机构”中的“机构”显然是指经营场所或组织,即传统意义上的“单位”,而不是人事构成。

    为了验证这种词源含义的正确性,我们再来看中国人民银行手册是怎样来界定“金融”和“金融机构”的,中国人民银行手册界定的“金融”和“金融机构”为:金融,是指货币资金的融通,可分为直接金融和间接金融,此两种资金融通方式的区别在于有否金融机构介入,没有则为直接金融,有则为间接金融。金融机构,是指专门从事货币信用活动的中介组织。

    我国的金融机构,按地位和功能可分为四大类:第一类,中央银行,即中国人民银行;第二类,银行。包括政策性银行、商业银行;第三类,非银行金融机构。主要包括国有及股份制的保险公司,城市信用合作社,证券公司,财务公司等;第四类,在境内开办的外资、侨资、中外合资金融机构。以上各种金融机构相互补充,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金融机构体系。

    由此,我们确定无疑地知道,“金融机构”是组织或经营单位,不是组织或经营单位就无所谓“金融机构”。

    我们再来看许霆案的事实和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:2006年4月21日晚10时许,许霆到高院对过广州市商业银行某处自动取款机(Automatic Teller Machine,ATM)前取款,许霆的银行卡内存款余额为170元人民币,当时他想取出100元人民币,操作输入取款金额时,许霆误将数字100输入成了1000,让他想不到的是自动取款机(ATM)竟然真的“吐”出了1000元人民币,而且他的银行卡存款余额仅减少了1元人民币。此后,许霆将这个秘密告知了同为高院保安员的同事郭安山,两人如法炮制,许霆相继171次从这台取款机上取出款顶金额达17.5万元人民币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盗窃罪(盗窃罪“盗窃金融机构”的情节加重)判处许霆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,追缴被告人许霆的违法所得175000元发还广州商业银行。

    到这里,我们恍然大悟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是把许霆案中许霆取款的机器或设备(Machine),即广州市商业银行某处自动取款机(Automatic Teller Machine,ATM)当成或确认为“金融机构”对待的。

    诚然,我们知道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是把许霆案中许霆取款的机器或设备(Machine),即广州市商业银行某处自动取款机(Automatic Teller Machine,ATM)当成或确认为“金融机构”,从而认定许霆案中的许霆“盗窃金融机构”,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《盗窃案解释》第8条规定。

    最高人民法院《盗窃案解释》第8条规定:《刑法》第264条规定的“盗窃金融机构”,是指盗窃金融机构的经营资金、有价证券和客户的资金等,如储户的存款、债券、其他款物,企业的结算资金、股票,不包括盗窃金融机构的办公用品、交通工具等财物的行为。

    从《盗窃案解释》第8条规定的上半部分,即“盗窃金融机构的经营资金、有价证券和客户的资金等”的规定中,好象是许霆案中的许霆符合“盗窃金融机构”的规定,因为从这条解释的上半部分看,是看不出这资金是哪里的资金,是“金融机构”这个组织一定场所的资金呢?还是只要是“金融机构”这个组织所有的资金都算“金融机构”?如果只要是“金融机构”这个组织所有的资金都算“金融机构”,即司法解释把许霆案中许霆取款的机器或设备(Machine)规定为“金融机构”,与“金融机构”寓意中的“机构”是指经营场所或组织明显不相符合。

    我们谁都知道,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与《刑法》具有同等效力,并且在司法实践中是被优先适用的,高院《盗窃案解释》第8条的前半部分有关“金融机构”的规定是不是太宽泛呢?是不是只要盗窃案只要一涉及银行资金就都是“盗窃金融机构”呢?我们说,不是的,这种说法是被否定的,是不对的,因为它不是法律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的真正含义。

    我们能否确切地知道《盗窃案解释》第8条“盗窃金融机构”到底是什么样的“机构”,是否只要盗窃案一接触银行资金都是“盗窃金融机构”呢?我们说,我们可以知道“盗窃金融机构”中的“机构”到底是什么样的“机构”,而且,并不是只要盗窃案一接触银行资金都是“盗窃金融机构”。

    我们看《盗窃案解释》第8条的下半部分规定,即“……如储户的存款、债券、其他款物,企业的结算资金、股票,不包括盗窃金融机构的办公用品、交通工具等财物的行为。”

    如果说从《盗窃案解释》第8条上半部分规定,还看不出“盗窃金融机构”中“机构”是什么样的“机构”的话,看了《盗窃案解释》第8条下半部分的规定,我们什么都清楚了。

    我们再来完整地看一下《盗窃案解释》第8条的规定:刑法第264条规定的“盗窃金融机构”,是指盗窃金融机构的经营资金、有价证券和客户的资金等,如储户的存款、债券、其他款物,企业的结算资金、股票,不包括盗窃金融机构的办公用品、交通工具等财物的行为。

    它明确无误地告诉我们,法律和司法解释中的“盗窃金融机构”盗窃的资金,是“盗窃金融机构”这个“机构”一定场所的资金,而且要进入这个“机构”的场所的盗窃才能是“盗窃金融机构”,否则,就不存在什么“金融机构的办公用品、交通工具”的问题了,只有是一定场所内的“金融机构”,才存在场所内的“办公用品、交通工具”问题,否则都不是。由此看出,法律和司法解释中的“盗窃金融机构”中的“机构”与“金融机构”寓意中的“机构”是指经营场所或组织及词源寓意中的“机构”并不矛盾。

    所以,在许霆案中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把许霆取款的机器或设备(Machine),即广州市商业银行某处自动取款机(Automatic Teller Machine,ATM)认定为“金融机构”,从而认为许霆“盗窃金融机构”是极其错误的,是不符合法律和高院司法解释规定的。因为许霆并没有到“金融机构”这个组织或场所盗窃,即使许霆本人是象《西游记》中孙悟空变成一只苍蝇进入牛魔王肚子里那样进入自动取款机(ATM)内盗窃,也不是“盗窃金融机构”,因为自动取款机(ATM)根本就不是“机构”,更不是“金融机构”。

    关于这一点,从高院的另一个司法解释我们也可以知道,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要义并没有把自动取款机(ATM)等同于“金融机构”。2000年11月28日起施行的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(简称《抢劫解释》)第3条:刑法第263条第(三)项规定的“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”,是指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经营资金、有价证券和客户的资金等。抢劫正在使用中的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运钞车的,视为“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”。

    高院《抢劫解释》第3条明白无误地表明了这样一个事实,“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”是需要有人经营的,没有银行工作人员经营或守卫的“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”不是“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”,否则就不存在抢劫问题,此种情况也包括“运钞车”。我们谁看到过银行工作人员在自动取款机(ATM)里进进出出地经营或银行工作人员站在自动取款机(ATM)旁边经营呢?谁也没看到过,否则它就不是真正的自动取款机(ATM),而是真正的银行或金融机构了。我们可以说抢劫银行,可说抢劫运钞车,但不能说抢劫自动取款机(ATM),自动取款机(ATM)不存在抢劫问题,抢劫自动取款机(ATM)是荒唐的,原因是自动取款机(ATM)现场没有人员经营,抢劫必须对人实施,这是一个浅显的道理,由此我们也知道自动取款机(ATM)不是银行,不是运钞车,也不能把自动取款机(ATM)等同或类推成银行及运钞车或其他金融机构,否则与社会生活常识相悖,也会造成法律和司法解释间的极大矛盾和混乱。

    因此,我们说,许霆案中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和重审认定许霆“盗窃金融机构”是完全错误的,是不符合事实和法律规定的。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阅读
分享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76人围观)参与讨论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